当前位置:大家读小说网>武侠修真>开局赘入深渊> 194、195.追兵与误会,破茧成蝶的蜕变(8.1K字-求订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94、195.追兵与误会,破茧成蝶的蜕变(8.1K字-求订阅)

北蛮南部。

黑鹅港。

挥舞巨剑,所向披靡的北蛮勇士,重重摔落尘埃里。

烟尘四散,缭绕!

血浆从断头处流淌而出!

白山黑发被海边冷风吹起,威风凛凛。

非人之躯,暴君气度,沉甸甸地压在凡人心头,让人生不出与他对抗的心。

他踏前一步。

剩余的上百蛮子竟受其气魄所摄,而身形全部绷紧,呼吸停缓,刀兵出鞘的金属之声,阵阵响起,不绝于耳,一双双眼睛都死死盯着来人。

这世间的拔刀,通常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准备给别人带来伤害,一种是担心别人给自己带来伤害...

这上百蛮子,平日里都是前者,可此时的心境却恰恰是后者,然而他们就连多余的精力都没有,根本无法意会到这一点,只是本能地恐惧起来。

旁边随着风碧野而来的近百侍卫,风碧野,甚至远处的宋幽宁,全都看傻了眼。

“到底...这到底是...”

“我们从海里救了一个这么厉害的人!”

“太好了!”

本是颓废的侍卫们一扫沮丧,顿时有了士气。

港口堆积的遮蔽物后,宋幽宁也探着脑袋,出神地看着那背影。

不过,她可不是看到一个强者就出神地盯着,在她心里,她相公就是天下第一,别人再强再厉害,那肯定也比她相公矮了一头,为此...她曾在京城的圈子里“舌辩群娇”。

只是,她看着那背影,有一种无法压抑的熟悉感再度萌发。

之前虽试过,虽已知这人没戴人皮面具,不是相公,可现在...熟悉感却又来了。

朦朦胧胧的回忆闪过:

那是十六岁那年,她、白山、白妙婵、小梅姑娘四人出发去往冰火国时,半路遭遇了鹤仙与鹤奴的阻截。

小梅姑娘对付鹤仙去了;而白山,却对付着鹤奴。

那时候,她拉开车帘,看着远处那被她瞧不起的泥腿子一拳一个地轰杀那些瞳孔金色的鹤奴,心情复杂。

而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不过,这些记忆...早就被抹去了。

所以,她只有一种熟悉感。

“也许...只是很像吧?”

“可是,怎么会这么像?”

宋幽宁心底轻轻嘀咕着,继而作猫猫观察态,继续望着那背影,而眼神里却开始透露出疑惑。

就在这时,一声爆喝平地起,从远而来,好像天上打了个雷,宋幽宁娇躯一紧,骇地打了个哆嗦。

她这种娇生惯养,沉醉于京城纸醉金迷的小美妇是标准的“又软又水”的女人,最受不了这种北地的粗暴,除了觉得脏,还是觉得脏,就连闻着一处的空气都想捏着鼻子跑开。

“吼吼恰!!”

“吼吼恰!!”

“吼吼恰!!”

远处,上百蛮子突兀地爆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好似是压抑和害怕到了极致的爆发。

白山停下脚步,好奇地观察着,这些蛮子对现在的他来说不算什么,所以...他完全是站在一个审视的高度在看着他们,在想着“这力量是否可以为我所用,给我带来增强”。

咆哮声轰隆而起,蛮子们本被白山打压的士气竟是死灰复燃,重新焚起。

一双双本已恐惧的眼睛重新恢复了光泽。

他们肌肉暴突,双手交叉,碰击着双手的兵器,发出金属铿铿之声。

嘭嘭嘭!

嘭嘭嘭!

杀伐之气,顿时掀起,而在这气之中,他们不再咆哮,而是开始窃窃私语,嘴里嘀嘀咕咕着不知什么话语。

随着话语的说出,他们的眼神变得狠厉、无畏、凶猛、不惧死亡...

这般的情形,给人一种狂信徒在默念着神的名号,祈祷着神的祝福,从而得到力量的感觉。

而只有如此,他们才有勇气在对面踏来的男人面前高举起兵器。

另一边,因为没有正面面对白山,风碧野等人并无法感受到这压迫感,此时她见到那些蛮子的模样,有些慎重地喊道:“这是北地蛮士!是北地最精锐的士兵之一...编制万人,却能击溃十万大军!先生,小心!”

小梅姑娘的桃花眼一直眯着,不过她看到的自然和风碧野不同。

风碧野看到的是北地蛮士的厉害,思考的是...谁能动用北地蛮士?而金帐王室又发生了什么事。

小梅姑娘看的却是刚刚那北地蛮士的“百夫长”身后的黑影,以及培育北地蛮士所需要的...深渊“元素”。

小梅姑娘忽地传音道:“姑爷,杀了他们。”

白山传音道:“太招摇了吧?”

小梅姑娘道:“我有办法帮你掩饰过去。”

两人简短对话戛然而止。

北地蛮士爆喝一声,发起冲锋,明明只是百人,但冲锋起来却如洪水猛兽。

白山心意已定,往后稍退一步,齐平到后面迎来的侍卫们身旁。

可,这些才鼓起士气的侍卫,面对冲锋的蛮子,却觉神魂惊摄,血液冻僵,有种想要转身逃跑的感觉。

这是“被夺了气”。

而就在这时,后退一步的白山骤然抬眼。

所有看着他的眼睛的蛮子,都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恐惧感再度生出。

哪怕此时的他们已经凝聚成了一个小型的军队,凝聚成了一体,哪怕他们已经向“神明”祈求了赐福,却还是再度生出了恐惧。

兵鬼夺气,学自【大乾兵部三韬】,可以随意地借用千人以下的友军士兵之气,使得自身力量大幅度增强,也可随意夺取百人以下的敌方士兵之气。

这不过是已被白山淘汰的力量罢了。

而用在此处,只是为了掩饰。

小梅姑娘虽然说“有办法帮他掩饰”,可是白山却已经习惯了依靠自己,然后把别人的帮助当做锦上添花。

作为一个落难渔夫,把人家的一支百人精锐军队给全灭了,这根本没办法解释。

而他秒杀了对方首领,然后协同百名侍卫全灭了对方差不多数量的军队,那就相对正常了,至少能说得过去。

顿时间,侍卫们就突兀地发现北地蛮士似乎产生了某种变化。

前一秒钟还威不可当,下一秒钟就有些“软”下来的趋势,至少...他们的畏惧心理消失了。

虽然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侍卫们顿时抓住机会冲了上去。

白山随着这些侍卫,一起上前。

呼!!

一把巨斧撕破空气,尖锐呼啸着往他劈来。

白山随手夺过斧子,随手砍翻了这蛮士。

可蛮士却毫不畏死,在被杀的刹那还把另一把斧子狠狠甩了出去。

呜呜呜!!

斧子转成银盘,朝着白山头颅而来。

白山随手一抓,那呼啸的斧子变得静止,继而他双手持斧,领着这近百的侍卫,长驱直入,一路砍杀。

气势如虹,势如破竹。

上百蛮士,小片刻之后,便是全部倒在血泊里,一个受伤的都没有,有的都是死人。

众侍卫小心地对白山恭敬行了一礼。

没有人会再以普通落难渔民的身份去对待他。

甚至有侍卫开始惶恐怎么在船上时,让这位强者住在了杂货间里。

又有侍卫跑远到风碧野身边,询问该怎么办。

白山信步走到一边。

小梅姑娘远远儿传音问:“那些蛮士突然没了士气,是姑爷干的吧?”

白山应了声:“是。”

小梅姑娘又被惊到了。

姑爷...这都学了些什么呀!?

能越级杀戮,能用法术,还能用这种她都没搞明白原理的东西。

小梅姑娘从没了解过“兵道”,因为她的世界里就没有“人”修行兵道,所以她自然不知道。

这一点从之前黄云真人,云萝仙子的反应也都能看出来。

“兵道”与“法术”双修,这是绝不可能的事。

她正想着白山究竟用的什么法子,白山传音问:“小梅姑娘,我在那人身上感到了深渊的气息,这是怎么回事?”

小梅姑娘顿时有些忧心忡忡,继而想了想道:“它们是混沌类的深渊生物,和我们不一样。”

白山奇道:“混沌类?”

小梅姑娘犹豫了下,道:“我想请姑爷以现在的身份随我们一程...”

白山道:“既然此行有危险,不如返回大乾吧。”

小梅姑娘道:“回不去的...”

“为什么?”

“这是小姐的命令...而且,现在的姑爷随时会暴露。

宋姑娘若是回去了,那势必会被卷入风波,从而牵引出越来越多的事。

所以,我们只能走下去,将宋姑娘带到她该去的地方。”

“可是,我想让宁宁活久一点...北地苦寒,我可以为她制作一些丹药,以驱严寒。”

“姑爷...”小梅姑娘欲言又止。

白山道:“给我一点时间吧...我想宁宁活着。”

小梅姑娘很想给,可这事儿不是她定的。

她很想答应姑爷,可答应不了...

白山道:“我想再见小姐一面...”

小梅姑娘道:“我们先一起上路,路上再说。”她决定半路和小姐汇报情况,再把白山的想法顺便提出来。

“对了...我刚刚说的掩饰办法,也等我汇报了小姐再一并说吧。”小梅姑娘又补了句。

白山应了声:“嗯”。

两人交谈之间,风碧野那边也已经交谈好了。

岳母盈盈上前,来到白山面前,拜谢道:“多谢虞禅先生出手相助,只是此行路途漫漫,碧野恳请虞禅先生能够随行...待到了金帐,碧野定有厚报。”

白山道:“宋夫人客气了,我正好无法返回大乾,那就随着夫人一起深入这北蛮吧。”

风碧野道了声:“谢谢先生。”

此时,宋幽宁从后跑了过来,她已经看了很久了,现在随着靠近,熟悉感越发浓烈,一双美目盯着白山,大有一种“想要再撕一次脸皮”的想法。

夫妻之间的感应太强烈了,尤其是白山还这么高光地出手了。

要不是脸不对,宋幽宁直接就想相认了。

她心底既欢喜,又失落,既期待,又遗憾...

她想撒娇着、嘀咕着、小心翼翼地嗔怒着对他说一句:“你终于舍得来送我啦?那我就原谅你吧。”

可是,就是这样的话,她也说不了,就很失落。

忽地,宋幽宁福至心灵,灵机一动,美目瞥动之间,看向了白山的手,一看这手,她瞳孔顿时收缩,小嘴微张,心跳也加速了。

她看清楚了,这手...这手根本就是相公的手,长短粗细,都是一样。

这世界上,没人比她更了解相公的手了。

多少次在被子里,两人云雨时十指相扣,云雨后她又在黑暗里轻轻地摸着相公的手,便是不去看,都能知道相公的手形,手指长度,以及细节...

可是...为什么脸不对?

对了,相公可是大仙人,用点小法术骗骗凡人那也是正常。

宋幽宁忽地想明白了,要知道...她自从离开大乾后,就对相公思念无比,一颗心天天都在他身上打转,毕竟炫夫炫了这么多年,夫君早成了她最最宝贝的存在了。

诸多因素叠加,这一刻,她竟是认了出来。

白山也察觉了她的视线,心中暗呼“大意”,他低估了一个妻子对相公的敏感程度,而此时他若是收回手,那就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气氛突然就极度微妙了。

宋幽宁睫毛动了动,准备发动“进攻”。

白山紧张了起来...因为这时候,“白山”绝不能出现在这里。

宋幽宁小嘴嚅动了下,刚要张开。

白山率先出口,嘶哑道:“小人见过白夫人。”

宋幽宁抬眼,眼里闪过赤裸裸的疑惑,相公到底要干什么啊?先是装作一个遭了海难的渔民,又是不和自己相认,这是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吗?

哦~~~

她恍然了,一定是要给她惊喜。

那,本姑娘就勉为其难地配合吧。

本来她还害怕极了,可既然知道了相公在这里,那她就不怕了。

“我家相公,天下第一!”宁宁心里想着。

...

...

护送风碧野母女的侍卫,其实原本都是北蛮来的,这次也算是返乡。

此时,侍卫们如行军般,分出斥候,中军,前军,殿后,以免再遭遇危险。

或许对方是没想到这一支“北地蛮士”会被剿灭,所以一时间,风碧野等人再未遇到袭击。

这支队伍在北蛮境内辗转入深处。

白山吃了不少异域美食,又饮了不少烈酒。

他的伤势也在快速恢复,眼见着就恢复到八九成实力了。

数日之后。

作为斥候的护卫们弄清楚状况了,不过却也只知道“金帐王室”爆发了战争,而狼主却去北地春狩去了,至于战争是谁打谁却又说不清了。

又过数日。

白山实力彻底恢复了。

宁宁在嘀咕着“今年看不到万国寺的桃花了”。

斥候们也带来了更新的消息,也是最坏的消息——————北蛮,变天了。

...

...

次日,入夜。

白山观察了下地形,发现已经靠近之前和大能来过的大冰渊,见着队伍在一处安全地带安营扎寨,他便悄悄离去,半步行半腾云地来到了大冰渊前,取出【青龙濯水篇】,仔细翻阅。

在感到“需求1”满足后,他直接把这暗金的板子抛下了大冰渊,继而迅速返回了营地。

巡视一圈,发现营地周围无有危险,他这才落在营地外,然后装作在外散步归来的样子,自然而然地坐在篝火前。

火焰里,北地的松木正燃烧着,不时发出爆响,越发衬地周围清幽。

“虞先生,要吃烤肉吗?”有个侍卫靠过来,挠着脑袋,“午间猎的几只雪兔,这还有没吃完的就做了肉串。

不过...兔肉有些柴,但没骚味,再撒点椒盐,配上美酒,味道还是很好的。”

白山笑道:“好啊。”

那侍卫见他同意,开心无比地取来了酒和烤好的肉串递给他。

白山便吃了起来。

同时,诸多信息也在他眼前浮现:

【青龙濯水篇】

层次:锻体功法

需求1:【青龙濯水篇】全文(已满足)

需求2:肉600斤,冰鼍酒200斤,玄冰玉露3滴,蓝灵果1颗

需求3:游历一百条江河湖海,感受自己与这些水的联系

需求4:花费至少两个时辰,闭目游过一条常年结冰的大河

白山默默地吃完烤串喝完烈酒,然后来到了远处阴暗的林子里,抬手一挥,便是诸多资源列在地上。

这些资源正是“冰鼍酒,玄冰玉露,蓝灵果”,来源则是云萝仙子的芥子袋,那位仙子本想着自己修炼,却不想便宜了他。

而六百斤肉,他自己早就备好了。

再一挥手,诸多资源消失。

“果然,又是一些根本不是锻体期之人能完成的任务...尤其是闭目游过一条常年结冰的大河,这任务可真是丧心病狂。”

“要知道,这个世界这般的大河里,常常伴随着水中猛禽...锻体境的人去游,怕不是才游了没多远就被一口吃掉了。”

“这北蛮山泽颇多,尤其是春夏时节,冰山解冻,倒是形成了不少河流溪水,路上也遇到了不少...根据以往的经验,这些也可以算作需求3里的‘江河湖海’了。”

“或许别人的修行条件更苛刻,而我的其实已经被最简化了...”

“至于需求4,只能伺机而动了。北蛮应该有这样的河流。”

白山背靠着一棵老树,微微垂眸,再抬头,月已西下,快天亮了。

...

...

“驾!”

“驾!”

夜色缭乱,一匹黑色巨狼载驮着个两米余高的蛮族将军,奔踏地面,往远而去。

其后跟随的却是一个个的蛮子“士兵”。

月光穿透幽暗林子,落下细细光柱,惊鸿一瞥间,照见士兵们模样:睚眦皆血丝,双目不闭上,毛发极旺盛,肌肤干裂的像一块块鳞片...

身高近三米,对比起来,蛮族将军就是个小矮子。

而在这些三米的“巨蛮兵”背后,还负着一个个大黑箱子,手持着根根加强版的镔铁长戈,看起来有些像是南方大陆上前朝大晋的风格。

更诡异的是,这些士兵的奔跑速度竟然和黑色巨狼差不多,他们不知疲惫,丝毫不闭眼。

嘭嘭嘭!

士兵们跑过,好像发疯地兽潮流,极有压迫力。

眼见着黎明将至,那领队的蛮族将军策狼入了一个黑黢黢的峡谷,带着这五百的士兵进入了黑暗。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这些士兵即便坐下了,却根本不闭目休息,而只是在阴影里翻抓过大黑箱子,扯开上方的铁盖,从中抓出大把大把血淋淋的肉,双手捧着直接怼脸,在将要靠近脸庞时,一张张满是瓜子牙的大嘴却张了开来,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一道道血从他们嘴边流淌而下,越发衬地他们神色的狰狞和诡异。

而这些瞳孔看着外面的阳光,却显出强烈的厌恶感。

白天“休息”,入夜赶路,这就是这支军队的作风。

显然,北蛮的军队里,有着许许多多的...怪异军队。

尤其是好战派经过了六十余年的修生养息,更是暗中培育了许多这般的怪物...

之前的北蛮锐士在风碧野眼中已是了不得的精锐。

可就连风碧野,也根本不知道北蛮还有这种军队。

北地蛮士,比起这些“夜间行走”的怪异巨蛮兵而言,就是渣。

而这些巨蛮兵有个名字————蛮渊巨兵。

乃是...北蛮好战派之中的女人,承受“深渊生命”的生命赠予,而诞下的子嗣。

不过,这种“赠予”,死亡率极高。

可以说,一百个北蛮女人里,能有两三个活下来,就已是很不容易。

初代“人类与深渊生命”的后裔,再度进行繁衍,然后又加入了好战派里最凶悍的男子和女子,进行二代繁衍。

如此...历经六十年,才繁衍出数万的后代。

因为繁衍的种族,血脉不同,这些后代也各不相同。

蛮渊巨兵,身形高大,力大无穷,憎恶阳光,生命旺盛,近乎不死,无法和人沟通,只能与“血亲”联系,在好战派夺权之前,他们一直生活在北蛮无人会至的黑暗地域。

而这...还只是诸多后代的其中之一,亦只是北蛮好战派的冰山一角。

曾有北蛮好战派抓了武道六境的武者,却被这蛮渊巨兵一巴掌拍死。(每个境界都有高低之分,且上限下限都差异极大;强如白山,若是不用法术,也还是被定位于武道六境;弱的则只是服用了洗髓丹晋升,且没有修行各种提升类功法,根据白山的算法,明面战力连1都不到。可蛮渊巨兵既是秒杀,那实力也未必就止限于1。)

此时,一块大黑石上,蛮族将军则是在闭目休息。

他身侧放了一个盒子,盒子里存放了些在黑鹅港巨轮上搜到的衣物。

黑色巨狼可以凭借这些衣物上的气味,追寻到目标所在。

“既然能杀死一百个北地蛮士,希望...能够让我的孩子们尽兴一点吧。”将军铜铃般的双眼看向远方,唇角咧开一抹残忍和暴戾的弧度。

北地蛮士死亡的消息传回后,夜家就让附近的他继续执行追捕风碧野的任务。

如今,他已在路上。

...

...

晨间。

宋小娘子裹着雪白的斗篷,瓷白的脸蛋在北地风里显得清冷而惹人怜爱,一双眼被风吹得半眯着,好像在阳光里打盹的猫。

“虞禅先生,在忙什么呀?”宋小娘子凑过去,嗲声嗲气地问。

白山是了解宁宁的,如果宁宁没认出他,那绝对不会这么和他说话。

他苦笑道:“白夫人...我...”

宋小娘子甜甜道:“我明白。”

白山越发慌了,“不是啊...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这下人说话,毕竟我和白夫人也只是萍水相逢。”

宋小娘子甜甜地笑道:“我懂。”

白山:...

“白夫人,我听过您相公的大名,我对他很是尊重,请您不要这样和我说话,万一被别人误会,那就不好了!”

宋小娘子笑容越发甜:“好呀。”

就在这时,有侍卫刚好看来。

白山冷声道:“白夫人,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嗯~”宋小娘子痴痴地看着他转身的背影,脸露花痴状,心底想着:不愧是我相公,就连转身都转的这么帅。

他这么大一个宗门的宗主,居然为了我抛下一切,而悄悄来陪着我。

他这么躲着我,一定是担心身份被揭穿后,会影响他的仙途,可他即便知道,还是专门赶到这里,陪着我一路北上,默默地守护在我身边,我不该生他的气的。

我真幸福。

...

...

七天之后。

白山一边跟随队伍继续北上,一边则是花尽心思去满足【青龙濯水篇】的条件。

这一天...

他寻到了一条冰河,就直接花费了两个时辰,缓缓地游过了这河。

闭目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因为他的感应已经强到即便闭着眼,也能感知到周边的所有生物。

在冰河里,随手斩杀了三四个不知什么怪物后,时间就过去了。

当他登岸后,冷风吹过他湿漉漉的黑发。

一种前所未有的,难以想象的,脱胎换骨的感觉涌上心头。

所有的肌肉,五脏六腑,头发,五官,血液,骨髓,筋骨,一切都开始产生质变,好似破茧成蝶一般。

【白山】

【寿元:29/508】

【天赋:“等价”交换】

【体质:五行体】

【境界:灵婴境;整体增强9,真气布体4,法术掌控3,兵道之魂1】

【青龙濯水篇:冰态真气,绕指柔】

冰态真气:以真气凝结出气冰,一旦钻入对手体内,可将对手身体机能全部冻结,使其无法通过身体发挥任何力量。对手实力与你相差越大,破解的时间越长。最短一念,最长一个时辰,会超过一个时辰的则直接死亡(【青龙濯水篇】修行至第九层可拥有)

绕指柔:只要对手针对你身体攻击的力量弱于你下一次出手力量的百分之六十,你可以不用攻击,就将敌人的力量直接“拨”开(【青龙濯水篇】修行至大圆满可拥有)

...

五行体:任何通过身体,或蕴含五行的力量,都会额外提升3倍。

...

整体增强9:你的身体已经达到了人类血脉之下的终极,你可以任意操纵躯体的每一个部分,完成人类无法想象的变化,并收发自如。任何在你身体上产生的伤势都会以恐怖的速度恢复。

...

“金木火土体变成了五行体,增幅从原本的最大1.4变成了3,那就意味着在黑夜的时候,我最强的攻击从12748变为了21247。

而即便是普通攻击,也从1847变成了3078。”

“果然,越是往后修炼,越是艰难。”

“可只要有一点突破,那就会带来实力的恐怖提升。而不是什么从100变成102这种...”

“现在的我若是再遇到云萝仙子,黄云真人,那会更加的绰绰有余。”

“只是...还不够。”

白山心底想着。

忽地,他五指微微用力。

哧哧哧!!!

五根尖锐的骨刺从指尖暴突而出,好像五把锋利度远胜钢铁的刺刀。

哧哧哧!

一念,五指又收起。

白山继续尝试着“整体增强9”的质变来带的变化。

嗖嗖嗖!!!

他的黑发骤然变长,爆射而出,宛如蜘蛛结网般,覆笼周边近百米,继而如最锋利的锐器,贯穿了所有树木岩石。

而这些发丝的硬度也是极为恐怖,即便让武道高手手持神兵却猛力砍动,也根本不会断。

嗖嗖嗖!!

又一念,黑发收起。

白山略作思索,抓起旁边一块硬石,张开嘴。

咔嚓!

硬石好像苹果,被一口就咬下了一大块。

而这一口,白山根本没用任何力气,只是单纯地靠着牙齿。

他又从怀里取出一把剑。

咔嚓。

剑,被咬断。

略作思索,白山又取出了之前断裂的丸兵锤子。

这次倒是咬不断了...

可锤子的材质也完全无法崩坏他的牙齿。

白山又取出七星铁。

这次是完全咬不动了。

白山放回七星铁,静静站立,肌肉运力。

嘭嘭嘭!

隐有大浪拍击崖壁之声响起。

他的肌肉纷纷鼓起,继而覆盖周身,好像一层刀枪不入、水火不焚的铠甲。

而白山整个人也拔高到了近四米。

要知道,他之前能变高完全是依靠法相。

再一念...

肌肉消退,他又变回了原来模样。

白山取出七星铁,右手握着,放松左手,然后猛然一个划拉。

左手顿时露出血痕。

但血痕才出现,就开始迅速愈合,几乎是刹那就没了。

白山继续尝试,他的动作越来越粗暴...

而无论他的身体伤的多重,总能很快恢复。

终于...

他心有所感,尝试着斩断了一根手指。

而手指上断层处竟是瞬间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丝线”,这些丝线迅速和断口处相连,又返了回去。

良久...

再良久...

白山完成了各种测试。

然后,他终于明白了。

原来,人类的血脉其实这么强的吗?

7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