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家读小说网>其他类型>身处东京的我只想咸鱼> 第505章 假期后的上学日常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05章 假期后的上学日常

三天的假期过去了。

回到东京的上杉櫂从未感觉空气是如此的温暖。

要说缺点的话,也不是没有,就是东京的空气比起北海道来,确实要浑浊不少。

清晨,比花火要早起一些的上杉櫂来到了花丸花火的身旁,认真地盯着少女的睡颜,她怀里抱着自己昨天给她买了那只鲨鲨球, 闭上眼睛的样子,可以说是恬静而又美好。

她的眉毛细细长长,丝绒一般的弯在那里。

“花火,花火!起床了,起床了!”

上杉櫂尝试在她的耳边喊她,可她只是拍了拍耳朵, 便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完全没有想要苏醒的样子。

“唉, 又睡懒觉了, 这个坏毛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该。”

上杉櫂坐在床边,望向了她。

天色渐明,卧室的窗帘还没有拉开,仅有一点点的阳光从缝隙之间偷跑了进来。

上杉櫂注视着少女的眉眼。

花丸花火这张满是水润触感的脸蛋,无论看多久,都不会让人觉得腻。

她抱着玩偶,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在这儿静静的睡着,她一条腿露在外面夹住被子的样子,更是让她的身上多了一份少女的恬静感。

上杉櫂坐到了床边,借着窗帘遮不住的阳光看向了她柔光水润的脸蛋,忍不住伸出手去掀开她的发丝,用手指去戳了戳她的脸颊。

不出意外,指尖陷了进去。

少女的脸颊带给指纹更深一级触感的同时,让人想要继续戳动她的脸颊。

一次、两次、三次...不断重复。

她脸部的线条优美。

所以戳上去不是像水一样的波动, 而是像布丁一样的回弹。

很嫩,也很糯。

上杉櫂视线下移, 手指从她的脸颊, 能够很顺畅地滑到她的嘴瓣上。

那樱色的糯唇,在微弱光线下反射出来的色泽,仿佛让人咬上一口就能吃到水果的甜香味道。

看着她毫无防备的精致睡颜,躺在床上任人宰割的美丽睡姿。

上杉櫂实在是忍不住用手去捏她的脸,尝试着用她的脸蛋摆弄各种表情。

嘟嘴、微笑、生气、皱眉......

好好的一个美少女,现在就像是手中的玩具一般,任由自己操控。

一个个被捏造的表情又在她完美无缺的脸蛋上表现得相当可爱。

花丸花火很快就被他捉弄醒了。

醒了也好,要是不醒,上杉櫂保证不了自己会不会做坏事情。

他还怕自己会再折腾她几个小时。

“早啊。”上杉櫂笑着对她说。

“早...”

花丸花火睡眼朦胧,她伸了伸手臂,回复的声音慵懒无力。

少女从床上坐了起来,由于处于刚睡醒的状态,她慵懒的身体立得有些不太稳固。

“感觉...脸有点疼......”

“脸有点疼?”上杉櫂露出关心地表情,微笑着询问,“是不是晚上不小心压着脸睡了?如果一直趴着睡的话,脸接触在床上太久,其实也是会痛的。”

“真的吗...?”

“当然了,櫂君是最关心花火的人了。”

“嗯...”花丸花火揉了揉自己软软的脸, 算是信服了他的这个说法。

大概是因为昨天睡得太晚的缘故,眯着眼睛的花丸花火愈发地摇摇欲坠,在意识完全没有清醒的状态下,忽然向着上杉櫂的身上倒去。

“唔......”

上杉櫂双手撑住她的肩膀:

“快起床了,今天早上要去上学,下午还要去咖啡馆呢。”

“...不要......”花丸花火睡眼惺忪。

“就算花火你说不要,我们也必须要去的,这可是上学,上学。”

“没关系的,逃课...就是了......”

“......”

这是花火能说出来的话?

上杉櫂再次撑起了她细小的胳膊。

然而刚一放下,花丸花火就再度顺势向他的怀里倒去。

少女的小手拉着上杉櫂的衣服,几根小的手指扣住他的衣领,将他的领口拉了下来,露出了他里面的肌肤。

依然昏昏欲睡的花丸花火,直接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胸口上。

然后蹭了蹭。

上杉櫂看着面前这位女孩子亲昵贴近自己的动作,放柔了声音:

“好了,该起床了,我们今天有课...说好的一起上学呢。”

“...不好。”

即便是昏昏欲睡的状态,花丸花火也嘟起了嘴,整个脸蛋都因为这撒娇一样的声音而产生了娇软的少女感。

“我要...花火要櫂君抱...上学也要櫂君抱着去上学...櫂君还要喊她公主......”

“......”

上杉櫂看向窗外,突然觉得有这么一只粘人的女孩子,倒也挺麻烦的。

起床要抱你,睡觉要抱你,回家的时候还是要抱你。

像她这样满心信赖的撒娇,直接大声怒斥她快点起床似乎又完全不合适。

上杉櫂再怎么说,也不是这么不解风情的男人。

“想要再睡会儿吗?”

“...嗯...”慵懒的鼻音。

“那最多再睡十分钟哦,到时候必须要起床了。”

“好......”

“睡觉的时候,能不能让我摸摸胸啊?”

“随、随便摸......”

“......”

上杉櫂只是想逗逗她。

他抱着娇小的少女,看着她在自己的怀里重新发出平稳的呼吸,心也紧随着重新变得宁静了起来。

“睡着了啊......”

......

说是十分钟。

但其实她睡了有二十分钟,还是上杉櫂摇晃多次才把她勉强晃醒。

她身上穿得还是没有内衣的睡衣,肩膀松松垮垮地露出一边。

害...上杉櫂都佩服自己的定力,在刚才她睡觉的时候没有揩油。

只是偷偷从锁骨那里往里面瞄了两眼罢了。

“櫂君...唔~~”花丸花火伸了个大懒腰,“几点了...?”

“还差几分钟8点。”上杉櫂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盘。

“那花火要赶紧去做早饭......”

“唉,还是别做了,我们直接去学校吧,我帮你换身衣服。”

“换衣服?换衣服不行。”

花丸花火一瞬间睡意全无,双手抱住胸口,撅起嘴看向他。

刚才还让自己能随意摸的呢?

上杉櫂也不强求,“那好,你快点啊,我去外面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就一起出发了。”

“嗯。”花丸花火点点头,看着他的背影离开卧室。

少女低下了头,看向自己面前鼓鼓囊囊的鲨鱼,伸出双手去掂了掂,咕哝道:

“是不是长胖了...?”

......

“有没有突然觉得东京好暖和啊?”

“嗯,北海道都下雪了,这里还是11月份呢。”

从家里附近的711便利店走出门,上杉櫂与花丸花火拿着刚买好的饭团,并肩走在大街上。

“櫂君,花火吃不完了。”

上杉櫂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小半截饭团,疑惑地问道:“今天食量这么小吗?”

“已经吃了很多了啦,”花丸花火闪闪的脉脉眉眼望向他,“花火最近要减肥。”

“减...减肥...?”

上杉櫂有些怀疑她是否是说错了词,明明前天中午吃了连壮汉都能吃撑的量。

现在,居然在吃了一小半饭团后说自己要减肥...

“花火酱。”上杉櫂接过她吃过的紫菜饭团。

“嗯?”花丸花火在他的面前歪了歪小脑袋。

“你还记得昨天的事情不?”

“记得呀,櫂君给花火喂粥嘛......就是因为记得,所以才要减肥,前天吃了那么多的寿司...”

花丸花火双手夹住自己的肚子。

“花火怕肚子的肉肉又要多起来了。”

上杉櫂:“这不挺好的?”

“不好,”花丸花火盯着他说,“花火的肚子又不是只拿给櫂君摸的!”

“说起来,我最近好像都没怎么摸你肚子。”

“还没摸!”花丸花火生气了,“櫂君不是一直喜欢抱着花火腰——”

说到这里时,少女直接捂住了嘴。

然后干脆地转向一边,脸蛋泛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怎么了?”

“没、没什么......”

上杉櫂看见她这副忸忸怩怩,试图掩盖什么的样子,总算认出了她的身份。

是小花火...

只有小花火才会在这种话题上回避自己,黑火就不一样了...很大方,换而言之,很开放。

唉,到底谁才是弱势的一方啊?

......

时间自那以后,过了一周。

月份正式来到12,从旅游中回来的两人,一直度过着上学的日常。

油画油画油画,除了油画,还有素描。

上杉櫂经常在画室里看着自己沾满了颜料五彩斑斓的双手,陷入沉思。

老师过来看他的作品,也只是叹气一声,不断摇头。

可恶,想自己可是东大学生,剑道弓道全国双冠军,居然...没有画画的天赋,这东西有这么难学吗?

或许是北海道之旅的雪景对他的印象太过于深刻了吧。

上杉櫂总想要画雪景,但左右盯着自己面前这幅尚未完工的《小樽风雪》

他哪儿觉得不对劲。

或许正如北川榊纱嘲笑自己那般所言,毕加索比较适合当自己的老师。

“上杉,上杉。”

上杉櫂听到声音,回过头。

发现居然是北川榊纱这大小姐用画笔杆子敲着自己的肩膀。

“有什么事吗?”

北川榊纱没有立马回答,而是拉了一张凳子在他的面前坐下,脸上是不怀好意的笑。

上杉櫂看了她一眼,用洗干净的画笔蘸了蘸颜料,继续去改面前的油画:

“有事快说。”

“上杉君,知不知道自己在东艺大里,是个什么物种啊?”

上杉櫂眉头一皱。

物种?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别急啊,没有骂你的意思,我的意思是——珍稀物种。”

“珍稀物种?你想说什么。”

“咳咳,当然是有求于你我才会来的啦,我们绘画系,一共就五个男生,三个弱不禁风!估计连我都打不过。还有一个,更是一点男人气味都没有!所以...我们的希望就只能落到你的头上了。”

北川榊纱双手合十,“拜托了!”

上杉櫂是没想到,平时完全是个大小姐的北川榊纱居然会放下身段,这么拜托自己帮忙。

“也就是说,你...或者说你们,需要找一个像我这样的男生?”

“对的!我们绘画系就只有你一个人靠得住了。”

“是什么事情?”

北川榊纱看了他一小会儿,然后说道:“跳舞。”

......

东京艺术大学,艺术会馆。

平时这里是隔壁音乐学部的地盘,走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听着走廊里回响而来的管弦乐,上杉櫂是没想到北川榊纱居然会带自己到这里来。

“等会我带你去见社长啊。”

“花火也在?”

“对啊,她也参加了的,你不知道?”

“我还真不知道。”

上杉櫂稍微回想了一下,前几天自己请教花火,逗她不小心把她弄生气了,然后她就一连着好几天没主动理会过自己。

而自己这几天又因为老师下了死命令,考核必须要过,他就把自己锁在了美术研究室内,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

总结一下,就是这一个星期他对于外界的消息都不咋清楚,脑子里只有油画油画,甚至连《花火之恋》的第二卷第一章都还没开始动笔。

北川榊纱点点头:“也是哈,你一整天都在补基础,所以不知道也是正常。”

两人继续在走廊内向前走着。

“所以,究竟要让我来参加什么舞蹈,冬日祭?”

“不是这个,YOSAKOI系知道吗?”

“啥意思?夜晚降临?”

“夜来舞。”

“这个我还是不知道。”

“就是一种拿着会发出声音的鸣子,边使用鸣子发出声音边跳舞的舞蹈。”

鸣子...

这东西上杉櫂以前也不知道是啥,但见过之后,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玩意儿不就是日本响板吗?

“明白了吧?”

“明白了。”上杉櫂点点头,然后问,“你们要跳这个?这不是那种,老一辈才会跳的舞吗?”

“谁说的啊!年轻人也有会跳的!”北川榊纱说道,“总之,现在你已经答应我了要参加,现在不能不去!目前我们的舞蹈社团和早稻田的东京花火有一场岁末活动,你就是我们学校的男生代表!”

上杉櫂停下了脚步:“我是听你说花火也参加,我才来的啊。”

北川榊纱突然不说话了。

“你莫不是...骗我?”

“谁骗你了!如果你参加的话,花火肯定也会来的!”北川榊纱双手抱胸,傲气地别过脸。

pt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