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家读小说网>武侠修真>镇妖博物馆> 第八百七十九章 正史线路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八百七十九章 正史线路

归墟·天机阵法深处。

虚构场景。

身穿着睡衣仍旧无法遮掩丰腴身材的天女之灵瑶姬咬着变化出的美食,看着自己修改完成的【任务总结】,以及编撰过的【原本命格】,满意地点了点头,觉得自己这件事情干得不错。

毕竟,归墟之主想要扭转那个叫做渊的家伙的命数。

总体是要从【上】到【下】的。

让好的变坏。

那就给祂一个祂想要的,且理所当然的结局咯。

至于理由。

只要能够让墟尊不开心,瑶姬就会很开心。

如果可以把墟尊弄死的话,瑶姬一定会在他坟头谱一曲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然后把人把这家伙画成涩图主角女体化,再彩刊印刷一百万份一千万分的,三界八荒大放送。

至于涩图主题,就……

因为不可知原因,归墟即将破产!

为了拯救即破产的归墟。

归墟之主当场出道,归墟行走人手一本。

她对于自己的编撰出的原始命格很满意,虽然其中有些许的漏洞,但是在天机阵法的遮掩下,这不是什么问题,毕竟归墟之主没有进入这个世界,并不知道那孩子最初的情况是连黑冰台考核都过不去的——

差得连剑都握不稳啊。

会被打飞,甚至于飞过头顶数米。

所谓孤儿寡母通过考核,进入黑冰台,立下奇功被蒙恬看重。

甚至于与当世无敌时期的霸王交手,互有胜负,前提是‘被耐心传授了神代顶尖功法,以及,在五岁到十五岁这十年间,每三日一次,被长时间投喂了秦末顶尖的凶兽之躯,以凶神的意志残魂洗练神魂。

最终将自身的根基和底蕴提升到极限的程度,并且将这个提升速度维持到三十五岁,才有可能做到的事情。

否则霸王气运缠身,根骨资质底蕴皆是万人敌,他并非对手。

毕竟历史上,被珏洗练了足足十年根骨的他同样间接死于霸王之手。

但是很遗憾,归墟之主不清楚这一点。

他只能看到数据上,那个少年五岁开始到十五岁恐怖夸张的提升幅度,并且理所当然地认可了瑶姬编撰出的那个命格里,那个少年以后也同样可以保持有那种幅度的提升,甚至于没有上限。

到了暮年,甚至于单人独剑杀入宫廷,做到了转世多次后大唐剑圣的壮举,而事实上,在神代末年的汉代做到这一点的难度,远远比大唐年间更为恐怖。

“毕竟是归墟之主自以为的大敌,在他看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真是笨啊……假情报都信了。”

瑶姬撇了撇嘴。

“都说我笨。”

“可我在不遇到我喜欢之人的时候,也是很聪明的啊。”

归墟之主没有想到天机阵法会出现问题。

更不曾想到被祂设计坑杀的瑶姬未曾死绝。

天女咬了一口点心,看了一眼天机阵法推演出的,原本秦渊的真正命数曲线。

【年少为秦军之后,习武勤奋,悟性意志极高,然父兄皆死,资源匮乏】

【幼时,未曾通过黑冰台选拔】

【章邯相邀,婉拒,黯然离开】

【母亲因未能得到黑冰台功勋阁秘药救治,于其十三岁时去世】

【典当母亲遗物青铜扳指将母亲安葬】

【束发之后参军,参与对于六国最后的战斗,剑术精妙,根基不足,乱战之中折断右腿】

【为幼年好友章邯所照料,自身残废,不欲婚娶,却因秦法,不得不与一目盲寡妇合户,名义上成家,继一子,每日习武,秦末乱世为章邯副将,继子死于战乱当中】

【于霸王坑杀秦父兄之时,靠着一只奇异白狐指引避开一劫】

【后仗剑勉强突破外围楚军围杀,回转寻找好友,心急如焚,却发现章邯独活,而为雍王】

【怒而癫狂,心丧若死,参军刘邦。】

【一日行军,因未曾进入黑冰台,缺少针对术士手段,为占卜因果的神州第一方士徐巿所暗算重创。】

【被取走心魂不死花,卧床十月,听闻汉王与章邯决斗,强行参战】

【城破之时,与幼年好友章邯斗剑,一如年少之时。】

【因右腿残废,剑术远弱于章邯,后者无交锋之心,双方同归于尽】

【因不死药被取走之故,真灵湮灭,魂飞魄散】

【汉将欲要吞灭章邯身死之功,见其双方所用剑术相同,几乎一般无二,章邯身上伤势几如自杀,故而改口,言道章邯绝望之下自尽于此,得以享有功劳】

【司马迁·《史记·卷八·高祖本纪》:汉二年六月,汉军引水灌废丘,废丘降汉,章邯自杀。】

【徐巿三度抵达东瀛,因不具备‘自小以凶神和大妖血肉神魂洗练自身产生的煞气’,未能以凡俗之身斩断东瀛神树雏形,双方同归于尽,借不死花之力强行维持生存,自称神皇】

【三国年间……诸葛武侯为水镜先生所传授道法】

【天女珏随西王母游历,未曾久留,及时归于人间昆仑山,为昆仑山主,姑射神人,心境无尘,不起波澜】

【唐,玄奘独自西行】

【大唐第一剑仙,为吕岩字洞宾,号纯阳】

【明·太子朱标,马皇后因故前后身亡,刘伯温心念参差,未曾远赴关外斩龙,朱元璋半疯,明朝立国根基损耗大半,其后数百年,吴三桂打开关门,为关外一族攻破城池,明代灭亡,神州陆沉】

瑶姬看得眼角跳了跳。

这家伙身上的因果……是不是太重了。

而且有越来越重的趋势。

天下第二大的天机阵法流转。

瑶姬上上下下看了看,古怪自语:

“……原本墟尊什么都不做的话,历史上就不会出现这个人了啊。”

“章邯是自杀的,武侯好像和他没关系吧?”

“珏,我看看,三国时代珏会照顾他几十年,所以和王母娘娘失散,才被暗算困住了,这家伙没有转世之后,珏就按时回去了,所以王母娘娘把人间界的昆仑山留给她了。”

“大唐的剑仙是吕洞宾。”

“唐玄奘独自外出偷渡,啊不,独自西行而去。”

“玄法不显,正史为信,故而为正史线……”

“正史线路……”

瑶姬右手撑着下巴,咕哝了几句,最后叹息道:“玄法不显,正史为信,可惜……玄法不是不存啊,只是不显露而已,哪里会是正史呢?只是烈焰之上的一层浮光罢了。”

她突而有些无趣乏味,直接看到最后:

【嘉定三屠,扬州十日,炎黄血水入东海,共工苏醒】

【见天下神州,大失望】

【发天下之水,尽淹九州之地,屠灭污秽,保留炎黄火种】

【后携人间泽国,重抵大荒】

“劫灭啊……”

“其实归墟之主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吧?这个绝对符合祂的目标,不是,他真的什么都不要做才对吧?什么都不做那个家伙自然而然就会消失啊。”

瑶姬满脸你个大冤种的表情,扶着下巴,慢慢思考:

“本来拼尽一切想要断绝那叫做渊的敌人的因果,反倒是成全了他的根基……归墟之主,你太聪明了点啊,等一下……可是这又是为什么?我只是把珏送过去想着让她找找看王母娘娘的踪迹啊。”

“毕竟我记得这几年她是跟着王母娘娘在外面,应该记得路线才对,我当年选择了看家,她跟着娘娘,玄女不知去向,女魃在大荒当中,只有她知道王母娘娘的位置。”

“她为什么反倒是打破了墟尊的安排……”

“没找到娘娘吗?”

“而且,真的是她打破的因果吗?”

瑶姬按着眉心沉思,越想越是神色古怪,喃喃自语:

“如果说这是因果的交锋和纠缠,也就是说,在因果这一方面,归墟之主完败了?不单单没能抹去对面的因果,反倒是连自身的布置,都化作了完善对方因果的一环。”

“让对方的命运更加清晰,锚点更加准确。”

“这样的能力……干涉命运,扭曲因果,甚至于真实概念是,自身会容纳一切因果?祂的对手是谁啊,【因果】类道果的十大吗?”

瑶姬瞪大了眼睛,陷入茫然,印象里的姑射还是个小不点,这样的小不点怎么和十大巅峰有联系了:“奇怪,小妹什么时候认识了十大巅峰?”

“不过,这样倒是解释得通了……其命格细碎,似乎能够完成因果闭合,可是却又似乎隐隐不对,因果之间的前后关系隐隐模糊化,似乎合理又似乎不合理。”

“究竟是他先击溃了归墟之主,然后归墟之主采取手段,导致那个渊完善了自身的因果道路?”

“还是说,是因为归墟之主先采取了手段,才有后来墟尊被击败的事情?可是若是没有被击败过的历史,墟尊根本不需要采取这种,在过去削弱敌人的手段啊……”

“严格意义上,归墟之主会采取手段,是因为祂曾经被打败,是被打败这件事情产生的结果;但是归墟之主采取手段这件事情,同样是造就了那个渊变强到能击败他这个结果的因。”

“所以,到底是因,还是果。”

“还是说因即是果,果即是因,化为闭环……哪怕归墟霸主也不过是他因果的一环。”

瑶姬越是推演越是思考就越是觉得混沌一片,觉得因果这两个本来是前后关系的,是有时间先后之别的概念正在缓缓靠拢,其彼此的区别不断地消失,因即是果,果即是因,诸果之因,诸因之果,最终合二为一。

眼前轰然一下浮现一片苍茫幽深的概念。

那一点极小,仿佛是宇宙爆炸之前万物之果的开始。

那一点又极为浩瀚,仿佛是一切的结束,一切因缘的终结。

而其中一名白发道人平淡而立。

大如天地,小如微尘。

如在过去,如在现在,如在未来。

瑶姬面色一变,啪一下断绝了天机侦测。

蹬蹬蹬后退,伸手捂着脸庞,那张姣好的面容之上出现了一道道细碎的裂纹,仿佛自己本身的【因果】概念都开始混乱,开始朝着那道人身边靠拢,此刻她已经失去了肉身的清气浊气,差一点神魂崩溃。

好不容易才稳住,还有后怕。

“果,果然……”

“归墟之主知道他在算计【因果】一道的十大巅峰吗?”

不知道是吧?

那就永远不要知道了。

瑶姬嘴角浮现愉悦的微笑,伸出手,抹去了原本的命格,然后把自己编撰的那一个妻妾成群人生赢家爽文主角版本的放进去,以假换真,然后吧唧一下把原本的那个所谓的【正史线】捏碎,应付了那个上司,心满意足,伸出手。

拉闸!

特么的拉爆!

片刻后传来了苍龙的怒吼:“瑶姬!!!!!”

“你他妈的又偷灵力?!!”

“老子今天一定要劈死你!”

PS:今日第一更…………三千六百字。

没有遇到珏的话,渊剑都会被打飞,没有进入黑冰台,淹没于历史,在共工苏醒之前,就是某种程度的正史线路。8)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